科技日报记者 叶青 龙跃梅

“新冠疫情突然来袭,推动了中医药和西医药同台竞争,相互结合。这是一件好事,也让传统中医药学的发展迎来了新的机会。”中国工程院院士、暨南大学药学院名誉院长姚新生11月3日说。

当日,由广东院士联合会与东莞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2020粤港澳院士峰会暨第六届广东院士联合会年会(以下简称院士峰会)在东莞开幕。54位院士齐聚一堂,聚焦信息技术、生命健康、新材料等领域,探讨推动大湾区成为全球科技创新高地和战略新兴产业重要策源地之道。

大湾区中医药发展须破除体制障碍

本届院士峰会的重点关注领域为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这也是东莞未来重点发力的五大新兴产业之一。目前,东莞已形成了以松山湖高新区为核心的生物医药企业集聚区,在松山湖聚集的生物技术企业超过260家。

“新冠肺炎防治中的‘三药三方’,特点均为中药复方制剂。事实证明,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多个阶段,中医药都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姚新生说。

但他同时指出,传统中药学要想真正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还有很长的路。“和一切传统医学一样,中医药学的特点也是经验医学。经验医学存在着与生俱来的缺陷和不足,中医药也不例外,比如作用机理和作用物质等科学内涵不够清晰等。”姚新生强调,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妥善解决,不仅难以保证国人对疾病防治的需求,更难走向国际医药主流社会。

“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医药创新发展正迎来一个好机遇。”中国科学院院士、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院长苏国辉认为,创新和发展大湾区中医药,首先要破除体制障碍,推动香港和内地间的人才互通、资格互认、市场互用。“比如一个中成药在香港申请通过后,可在香港卖,也同样能在广东省出售,这能不能有一个湾区互认的办法?以后再逐步推广到全国其他地方。”他说。

香港特区政府创新及科技局局长薛永恒在视频中表示,香港与大湾区内其他城市具有不同的优势,互补性强,具备协同效应的条件。“香港拥有国际领先的生物医药研究水平和信誉良好的优质医疗服务体系,大湾区则有强大的产业基础和完整产业链。”他表示,香港将积极推动大湾区人才、资源、设施等科研要素的流通,进一步推动大湾区科研合作和医疗科技的发展。

缺乏人才是医药行业创新痛点

新药创制需要怎样的转化医学研究和路径?这是与会院士、专家学者重点聚焦的另一内容。

“药品研究最核心的是要做出让14亿国民都用得上、买得起、有临床价值的药物,所以我们要有一些新思路、新模式。”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李松指出,目前国家基础研究转化的最大问题在于基础研究跟临床创新严重脱节,很多优秀的科学家出来创办公司,所研究的药物跟他自己从事的基础研究却没有任何关系。

在李松看来,除了钱,其实新药创制更需要的是人才和底层核心技术。他建议,大湾区发展新药创制的关键应是扎扎实实把基础做好。

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原力生命科学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勇奎的观点与李松不谋而合。“生物医药产业腾飞需要在多个环节有相匹配的实力。”他认为,基础生物研发为新药研发项目提供了机会,当前医药行业创新的痛点在于缺乏人才。

“新药创新的目的是解决病人的问题,因此要多和医院医生沟通,知道病人的痛点,有目的地开发新药。”原力生命科学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叶祥胜指出,创新药的研发投入大,必须要有很好的激励机制去激励创新,让别人敢去冒这个险。我国创新药起步比较晚,很多方面更需要国家层面的大力支持,一定要创造良好的创新环境。

文中图片由视觉中国供图

编辑:张爽

审核:王小龙